只是一只狼

这里狼某,以后可能要死掉了,画画或者写文,又或者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会有了

代价(1)(死亡游戏,事后视角)

代价,一个听上去就令人畏惧的词语,我所生存的世界上,想要胜利,势必要付出代价,代价有大,也有小,我刚来到一个名为“第五人格”的游戏时,我就明白这一点,可我从没有想过,胜利的后面所隐藏的代价如此鲜血淋漓。我也从未想过,我的存在是,为了那个代价而存在。

依旧是平常的一天,庄园的天空永远都那么的平静。依旧,庄园的游戏,也正在进行。我从未想过,我会是那个成为代价的人,毕竟我叫做幸运儿。

那天依旧是平凡的一天,我仍然在重复着枯燥的,破解密码的工作。今天我似乎感觉不是很好,我的心跳感到危险时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附近,这一局的监管者,杰克,一个优雅的英格兰绅士。不,我应该称他为一个虚伪的男人,他靠近我了,我没有任何办法,我只能逃跑,但是,他手中的刀依旧击中了我,我流血了,当时的我十分惊慌,我真为以前的我感到可悲,没办法,以前的我真是不够冷静。我慌张的想要找寻逃跑的方法,惊慌失措的我哪能找到逃跑的路线,毫无疑问的,我被击倒了,我的腹部中了一刀,我被杰克带到了椅子上,当时的我似乎看明白了什么,我没有挣扎,我坐在椅子目光扫视着眼前那个虚伪的男人。

他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回过头来,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我坐在椅子上,我感受到微热的血液顺着小腿流下,流到地上,监管者似乎朝我靠近了一些,那时的我饱受伤口的折磨,并分不清真假,很快,他越走越近,他靠近了我,我本能的感到不妙,当时,我非常的不冷静,我是如此可悲,拼命的挣扎着,椅子上的荆棘划伤了我,我觉得监管者的笑容越发残忍,他动手了,所以,我失去了一只眼睛,说实话,那种痛苦真的是十分的,无法让人承受。

我又坐了一会儿,监管者,并没有什么动作,就在此时,大门的电闸通电了。此时此刻,我又怎会不明白,这一局的代价,是我。我的代价似乎比别人重很多,他们似乎都是皮肉伤,而我。。

那时的我已经不再期待什么了,我只是奢望着他们能够行走得再快一点,因为,监管者,又一次把目光移向了我的身上。我已经不敢再想,这次的代价会是什么了,监管者又一次向我靠近,我不太敢看接下来我的身上会发生什么,于是我闭上了眼睛,之后痛苦就像浪潮一样袭来。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我也没有心思去计算这种东西,游戏,终于是结束了。

我回到了家中,拿出了许久未动过的消毒用品,我买它的时候,可从未想过我有一天能用到它。我能够处理身上的皮外伤,但,腹部与眼睛的伤势,并不是我简单的用具能够处理的,所以我决定去趟医院,去医院的过程并不是那么轻松,我失去了一只眼睛,自然也失去了一边视角,我磕磕碰碰的下了楼,走进了医院,艾米莉小姐轻车熟路的给我包扎了。我没有立刻回到家中,我去找到了庄园主向他诉说,我想要退出比赛的请求。

我失去了一只眼睛,自然是无法再参加比赛了。我可没有像好运的,克里切先生那样能获得一只义眼,出乎意料的是庄园主并没有立刻答应我的请求,他把我留了下来,并说我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参加游戏,我当时只是以为他怕我暴露“游戏”的存在,没有多想,我便在庄园里整日无所事事,不知过去了多久,大约有几个月了,庄园里来了新人,而庄园主就在这一天告诉我,我可以离开也可以留下,我对那个新求生者产生了好奇,他的到来绝对跟我能离开有关系,所以我决定留下来。

他跟我的经历一模一样,他刚开始也从来没有成为过“代价”,甚至都可以叫他为幸运儿了,我一直观察着他,突然有一天,他伤痕累累的从游戏中出来,不过他可比我好运,他只是受了轻伤,也没有失去器官什么的,但这突然使我醒悟,为什么在他来到后我就可以离开了,因为,他,替我成为了“代价”。真是个残酷的游戏

之和我也时不时的观查他们比赛后的状态,不得不说那个求生者的运气还是比我好多了的,我时常感叹着。




木有完木有玩木有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是错字受,告辞。


被世界所厌恶【幸运儿】(番外)

番外篇:被我所需要(应该是糖)

“咔哒咔哒......”今天的幸运儿依旧在修着密码机,尽管知道大家并不需要他,但幸运儿非常乐观的想,只要他变得有用了,就会被需要了吧。

“滋————”一阵电流声传到了幸运儿的耳边,很显然,我们幸运的幸运儿炸机了,不知是监管者离幸运儿太近了,还是幸运儿实在是太过“幸运”,监管者一下就来到了幸运儿的身边,这位监管者似乎是对幸运儿这种胆小又不挣扎的猎物没什么兴趣。

于是这位监管者用十分快的速度把幸运儿摔在了椅子上,走之前还十分厌恶的擦了擦武器,仿佛沾了什么脏东西似的,“这下又要飞天了吧,没有人会来救我的。”
幸运儿自嘲的笑了笑,但就在这时,幸运儿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位求生者从草丛里窜出来,手脚麻利的把幸运儿从狂欢之椅上救了下来

幸运儿还沉浸在自己又要飞天的忧郁之中就被救了下来,现在依旧是愣愣的站着原地。“还站着干什么,快走啊!”那位求生者向幸运儿伸出了手,准备拉他走。
“啊?哦好的。。谢谢你。”幸运儿终于回过神来,拉住了那只世界上唯一对他友善的手。

“谢谢你。”两人一起远离了那块危险的地方幸运儿才用越来越弱的声音感谢道。
“你这叫什么话!你难道要我看着同伴死掉吗?”那名求生者生气的说道

他生气的样子让幸运儿感到原来还是有人会帮助他,在乎他的,所以幸运儿开心的似乎连身上的伤都不疼了开始自顾自的说了很多话“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庄园的?我从来都没见过你呢”幸运儿心中的郁结一扫而空开始询问起面前的求生者,甚至都快忘了还在比赛这一回事

“我昨天才到达庄园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求生者说我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在想些什么。

“我。我没有名字。”幸运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喜悦之情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当幸运儿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那名求生者开心的说道“太棒了,没想到庄园里还有跟我一样没有名字的人”
“诶。”幸运儿愣住了,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没等幸运儿思考多久,警报声响了起来,逃生门开启了,求生者一把抓住幸运儿带他往门口跑去,一边跑一边说“我虽然没有名字,但是你可以叫我求生者”说着就跑出了逃生门。

跑出去以后,大家就走散了,之后的好几天幸运儿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善良的求生者先生。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幸运儿还是会时不时想起求生者,这种思念慢慢的被这个充满恶念的世界慢慢在幸运儿心中根深蒂固,无法拔除

幸运儿开始非常想念求生者,想念对他伸出手的求生者,想念对他生气的求生者,也想念拉着他,在阳光底下微笑的求生者,直到有一天

今天不知是什么活动,总之非常热闹,但不管是歌舞升平,还是一片欢歌笑语,都是与幸运儿无关的,但幸运儿看到了人群中的一个人,幸运儿心心念念的求生者,他正在人群中,就站在那里。幸运儿激动且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求生者——”幸运儿他看到了,看到了求生者还有周围与他谈笑自若的人们,幸运儿觉得,他与环境格格不入,看着从他的喊声中被吸引的回过头来的人们,慢慢的又喊了一声“求生者。。先生”,幸运儿朝求生者走过去,希望他能够与他交谈,就像。以前那样。
可是,幸运儿满怀期待收获的却是求生者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幸运儿觉得仿佛有一股寒意从他的脚上蔓延到头上。

幸运儿僵硬的转过头,离开了这个让他心寒的地方,一股浓浓的自嘲感从幸运儿的心里油然而生,他走到了平日里他最喜欢呆的地方,怔怔的坐下了

“你别介意,幸运儿他总是这样的,大家都不太喜欢他”
说话的是艾玛小姐,她对求生者这么说着。

求生者听了,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羞怯的戴着眼镜的幸运的男孩,会受到所有人的排斥,他回想着第一次遇到幸运儿时情景,似乎明白了为何幸运儿被救下来的那副惊讶表情,求生者开始后悔了,他为何要退后一步,为何要对幸运儿的呼喊不闻不问,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幸运儿离去时悲伤的背影。

向众人礼貌的道别后,求生者开始疯狂的寻找着幸运儿的身影,找了不知道多久,求生者已经精疲力尽,终于在一个小小的地下室里找到了那个悲伤的身影

幸运儿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抬起来看了看,正巧与求生者四目相对,他心中悲哀更甚,哑着嗓子说“你来干什么,你又想干什么,又想欺骗我吗?我还不管悲惨吗?我到底怎么你了”幸运儿几乎是喊出最后一句话的。

“我。。”求生者没有想到他小小的一个动作会给幸运儿带来这么大的反应,他沉默了。

“你走吧,反正我只是不被人需要幸运儿而已”幸运儿平静声音里透露着疲惫与悲伤。

“不,你被我所需要着”求生者说着紧紧的抱住了那个让他心疼的身影,“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幸运儿”

————End————

被世界所厌恶【幸运儿】

1.幸运儿他非常非常怕鬼,怕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有一点点的心跳预警就会跑的飞快,眼镜下的一双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眼泪

2.大家似乎都不喜欢幸运儿,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幸运儿想不明白,虽然说和律师先生一样戴着眼镜,但大家似乎对精明稳重的律师先生更喜欢一点

3.今天幸运儿在修密码机,但幸运儿似乎并不幸运,“啊,转角遇鬼了”说着拔腿就跑了,但今天的监管者是优雅的杰克先生,“跑不过呢”幸运儿不想挣扎,可一向对猎物温柔的杰克先生并不是很喜欢幸运儿的样子,非常粗暴的往椅子上一摔,就走了

4.大家不愿意来救幸运儿呢,艾玛小姐慢慢的路过了,顺便拆光了场上所有的椅子,除了幸运儿坐着的那个,
幸运儿觉得,可能是大家都很忙吧,没有关系的

5.今天是5.20,艾玛小姐送了每人一朵漂亮的小花,除了幸运儿,空军小姐给了每人一把枪,除了幸运儿,就连一向孤僻的杰克先生也悄悄的在每人的身边放了一朵玫瑰,还是没有幸运儿的份,幸运儿想,应该是大家的礼物都不够了吧

6.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对说幸运儿,大家都讨厌你,你可不可以走开,幸运儿走了

7.幸运儿明白了之前所有的事情,但他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的厌恶他

8.直到有一天,幸运儿明白了
因为他是不被需要的幸运儿
  没有缺点就是他最大的优点。但同时,他也并不存在优点。他只是没有名字的幸运。

——————————————End——————————————